余韵·佳节

昆剧节闭幕当日适逢端午。冯主席说“喜上加喜”,就定下这一晚要演《雷峰塔》应景。

研讨会上排阵容,白娘子是楚云秀,小青顺理成章得是苏沐橙,到许仙这里,竟有一番推让:资历、名气、扮相。魏琛摸了摸口袋里的烟,叹了口气,“都谦虚着呐?要不我来?想当年,我也是神一样的美少年啊!”

半小时后,昆剧节公众号推送了最新信息,“许仙:喻文州“。

 

闭幕式大轴《断桥》演毕,幕布落下又升起,所有人上台合影,冯主席站在正中捧着花笑得满意,一年一度业界盛事至此圆满收官。

大家自天南海北来,又要散回天南海北去。

各院团的小朋友们一早约好去KTV通宵,精力充沛。张佳乐感慨:“我们小时候可没这么会玩儿。”方锐赶紧打断,“不,我还是个宝宝!”苏沐橙语在群里发了条语音消息:“我在等云秀卸妆,你们定了地方就先过去。”魏琛问喻文州,“我们还没一起喝过酒吧?”张新杰在劝王杰希给徒弟们一点空间,别太担心。周泽楷在边上不声不响地笑,江波涛低声道,“难得这么热闹。”

难得这么热闹,所以酒喝完一轮,才有人问,怎么没看到叶修啊,啊,黄少天也没在?

 

“他们肯定猜不到我们也在喝酒呢!”黄少天灌了口可乐,看上去很乐。

“喝酒?”叶修停下筷子,“我喝了还是你喝了?”

“他喝了啊。不但喝了,都喝挂了。”黄少天指指这张饭桌上的第三个人,“不都说双胞胎心连心嘛,四舍五入就是你也喝了,你都喝了不就等于我也……那什么!”

“那什么?怎么四舍五入你说给我听听?”叶修终于也乐了,瞅着黄少天笑。

“哎呀哎,妃子干一杯!”黄少天脸虽然红了,心倒真的坦荡,还有余裕摘了一句《惊变》里的词念出来。

“你要做唐明皇?不好,不吉利。”叶修扫了眼边上趴着的双胞胎弟弟,确定对方依然昏迷着。

“说真的,要不你今天也喝几杯?多难得啊,又是生日又是过节。”黄少天越说越来劲。“唉你是不是怕喝醉了说胡话?别怕啊,我装作什么都听不见!完了我还能背你回去!”

“你忍心将我伤,端阳佳节劝雄黄。”叶修眉毛一耷,戏立时上脸,含着三分愁两分怨就开嗓了,一边唱一边拿起一支干净筷子去沾叶秋杯里的酒。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真是昆乱不挡!今天你要是上台就没楚云秀的事儿了!”黄少天拍桌大笑。

“我上台,那你演许仙还是演小青?”叶修施施然笑,那支刚刚沾了酒的筷子被他递出,不近不远,恰恰好擦着黄少天唇畔停下。

这一瞬间有无数句话涌到黄少天嘴边,统统被这支筷子挡住。黄少天小时候爱听民间传奇,长大了登台演戏,知道端午节诸多传说,却从不晓得沾了酒的筷子能封人口。

太他妈的邪门了,他想着,就有点急,他得说话,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当面对叶修说生日快乐。

冷静一点。他告诉自己。冷静一点。就这样。

他微微张开嘴,含住了那支筷子。

封印破除。

“不是许仙,也不是小青。“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叶修眼神闪烁的那个瞬间,“我就演黄少天。你就演叶修。”

叶修撤回了那支筷子,低着头用力看它。

“对了,生日快乐,昨天没机会遇到,今天补上。”黄少天的笑容又明亮起来。

”酒好喝吗?“叶修问。

黄少天不接话。

叶修没得到答案,想了想,把那支筷子放进了自己嘴里。


叶秋在两个钟头之后醒来,隐约记得自己是被哥哥和哥哥的朋友扶进酒店房间的。“啊,忘记拿给他们看了。”他懊悔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撑起身去找手机里那张照片。


昨天降落在这个城市时,叶秋看见满墙的昆剧节宣传海报。

他的双胞胎哥哥占据其中一张,粉墨装扮,有些陌生,不再是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哥哥的朋友被印在紧邻的那张上,很是潇洒的模样。那一刻他仿佛感觉到什么,于是举起手机,定格住这个将会被无限延长的瞬间。 

 


482 33 /   / 叶黄
评论(33)
热度(482)
  1. 明月夜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平文如风
    天哪我居然没有看到这个更新!!嚎啕大哭!此生不能出这本AU绝不出圈!!刚刚在硬盘里又看到快雪时晴种种...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