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韵外一章·海岛冰轮

中秋夜,雨来月散。
三杯两盏,有人醉了有人没有。

怎么想都是醒着的那个比较吃亏,人要照顾,东西得收拾。就像洗碗比做饭麻烦,搭伙过日子比牵手处对象消磨。

“肤浅!”黄少天从沙发上站起来敲小卢脑袋,孩子怎么就长这么高了,光合作用过于激烈了吧。“醒着有醒着的便宜!”
“哦~~~!”孩子长高了,也长大了,这个“哦”字里一波三折还带着波浪线。
“想什么呢!”黄少天懒得再站一次。“今天你算赶上了,等着啊。”

卢瀚文就开始等。等到了黄少天塞了把折扇到瘫在沙发上的叶修手里的画面,也等到了叶修摇摇晃晃站起来慢悠悠摇开扇子的情状。
最终等到的是,醉酒的叶修唱了段贵妃醉酒。

卢瀚文洗完碗拎着垃圾袋从叶修和黄少天家里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他在微寒的晚风里缩了缩脖子,盘算着:今天没看到天上的月亮,亏了;蹭到了黄少天的月亮,赚了。
嘿,有亏有赢,谁的日子不是这么过呢。

140 26 /  
评论(26)
热度(140)
  1. 明月夜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平文如风
    天哪这篇也没有看过!!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