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声若响 [捌] 东风何时至

撑离渡口时,一声浸满疑惑的“啊”自黄少天舌尖打了个滚,坠在木板夹缝里冒出来的野草上,终于压弯了它们,那不堪重负的身子抖了抖,滴下一大颗透亮雨珠,落进江中,从天而地成就一趟有始有终的旅途。


叶修没开口,扭头望过来,就算是发问。


“树叶是不是变多了?”顺着黄少天手指方向看去,视线的终点不是高处浓荫翠绿,而是地上几点光斑,“我记得之前树的影子没那么密。”


竹筏贴着江堤缓缓而行。雨停之后连天暴晒,多亏夹岸连绵好树,辟出竹筏上一方自在地。黄少天脑袋堪堪擦过一段斜逸枝条,忙不迭挪开一步。竹筏因这动静在原先平缓如镜的水面上震开一圈圈波纹。


叶修往黄少天的方向迈出一步,脚尖抵住对方脚踝,手下加把力,把托着竹筏那盏破镜重新圆上。


“刚想夸你留意了地上,这就忘记头顶了。”


“啊!”又是这个最直接的叹词,“我是不是长高了?”




黄少天确实长高了。


这一天里他逮着什么就要挨上去当作参照物比划。月亮刚刚冒出一点儿细芽的时候,叶修再忍不住,一把捞过少年,手掌平擦着对方头顶比向自己额前,得出了最终结论。


“我觉得我会长得比你高!”黄少天双眼弯成几个时辰之后月亮才有的形状。


“好可怕哦吓死我了。”叶修叼着烟坐回小竹椅,就着尚且敞亮的天色去忙手上活计,语气淡得像泡过三道的地产新茶。


“你现在都带回家来做了?”黄少天蹲下,戳了戳被叶修捏在手里尚未完工的麒麟头套,“怎么这么小?是送去展览用的模型吗?”


“占地方耗工具的就要在祠堂里做,”叶修握住点在竹条骨架上那只手指,也不拨开,“做完你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不知道搞点什么……”黄少天抽出手,站起身伸个懒腰,掩饰自己因为简单身体接触而瞬间发烫的脸颊。


越来越飘忽了,要命。




月亮露出整张面孔的时候,叶修把手头物什收好了端去屋里。院子里少年的声音一路追随,“花圃春残无客到,柴门夜永有僧敲。墙畔佳人,飘扬竞把秋千舞;楼前公子,笑语争将蹴踘抛。”


“咳……”叶修正用手避着夜风燃起嘴上的烟,顿时被这太不合时宜的句子呛住。黄少天循着声音望去,只看见一小撮明灭着的火光。


“黄少侠,念着有文化的台词会产生自己无敌最俊朗的错觉,这我理解,但能忘了刚才那两句吗?”


“……我特地没念开头那什么‘牛对马,犬对猫’了啊!”


“咳……咳咳咳……”


“喂你什么意思啊要是感冒了就别放弃治疗!师父上次电话还说换季的时候容易感冒他真是太英明啊……”


“打住打住,以后就只念‘琴对瑟、剑对刀’,求你了英雄!”




天际一颗孤星打这间小院顶上刹那划过,叹了一声人世果真热闹。待它再回头路过此地时,探头瞧见的是这世上头一件小号麒麟头套。


直径一尺五,高一尺一,这是老祖宗传下的麒麟头套规格。上面得画一龙二凤,绘一八卦,涂各色山花海草吉祥纹样,为的是句“龙凤呈祥,驱邪佑吉,五谷丰登,天下太平”。


叶修此刻捧着手上的,却只得寻常麒麟头套一半大小。黄少天瞪着缩小之后越发憨态可掬的麒麟,对方也鼓起一对大眼睛回望着他。看在叶修眼里,这场面简直是林间两只陌生小兽彼此端详,只不过少了对峙的敌意,多了探寻的新奇。


“这么小怎么舞?拿手上吗?”


“回答错误,扣十分。”


“那我现在还剩多少分!”


“起评分零分,你现在是负的……”


“滚滚滚滚滚!我说正经的!”


黄少天当着叶修头一次说出“滚”字以后,确实紧张了一阵,想要解释顺嘴一说并无恶意,又想起师父讲过江湖男儿行事不拘小节,如此纠结一番,对方反而一副施施然模样,也就作罢。


而这滚字如滚雪球般,一路滚上了解、信任、默契,还有些旁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越滚越多。


“呵,我滚走了你找谁问去啊。”


“……那就滚回来!”




到底还是说起正经的。


叶修把那麒麟头套往肩膀上架好,左手扶住,右手拇指、食指与中指各套住一根黑色粗线,线的另一头分别系住麒麟的两只上眼皮与一张阔嘴,手指翻飞间麒麟便攀在他肩头眨眼吐舌一刻不得闲。


黄少天没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复制了那麒麟的神情,同样张大了嘴,睁圆了眼。


麒麟忽地自叶修肩上腾空而起,是为他手所托住,朝黄少天面门直扑而来。黄少天下意识迈出弓步,腰椎下沉,头朝后仰,那麒麟却随操纵者轻巧一跃,落在他身后。叶修的胳膊从他颈后绕来,麒麟从侧路作势欲贴上他脸颊,在快要触到时又突然停住。


黄少天后背贴在叶修胸前,双腿被身后人膝盖抵住,后颈喷上一点痒热,是叶修开了口:“两只麒麟狭路相逢,你知道下面要做什么?”




黄少天全身都烧起来,是那种飘忽的烧。带着体温的问话包裹住他,迫使他本能地在脑海中搜寻起答案来。




——但太热了。


眼前出现一片接触不良的电视墙幕,满屏雪花,偶然飘过几个字符,努力去辨认,只看到“麒麟”、“拥抱”、“碰头”、“飘忽”、“江水”、“规矩”、“梦”,这样凌乱的字符,字体字号各自不同,在纵横线条之后忽隐忽现。




——怎么这么热。


屏幕后突然传来了歌声,稚嫩又熟悉,是谁,太像往前倒退几岁的自己。


麒麟旺龙又旺龙,问你带有几条龙?


麒麟旺龙又旺龙,我今带有九条龙。


麒麟什盘来舞卷,谁人带你下山来?


麒麟什盘来舞卷,嵋仙带我下山来。




——喘不过气来。


又出现师父的脸,他在说话,他在说什么?




——“呵”,是身后人在笑吗,还是晚风?


魏琛的声音,断章,“……两只麒麟在路上碰到,有谁是仰着头的,那就是不懂规矩,是挑衅,接下来就该上拳头。怎么才算不失礼?要尽可能把头往下低,碰到地面为止,再抬起来,头碰头,嘴对嘴,好像接吻拥抱那样啦。喂你们笑什么!最边上那个没笑的小子,你叫什么?哦,喻文州,你不错!其他人都学着点他!……”




——烧得发干的嘴上突然触感清凉,有什么贴了上来。


是麒麟的嘴。


叶修以手托住,以线掌控的麒麟的嘴。



153 13 /   / 叶黄
评论(13)
热度(153)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