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声若响 [叁] 踏破铁鞋

“刚才的麒麟舞太精彩了,看得我这四只眼睛都瞧不过来。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也很想知道这些动作的具体涵义吧,下面就请小黄师傅给我们说说。”小黄师傅四个字喊出来,与其说是敬重,不若讲是客套。抛出话头的李艺博扶了扶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心道论起辈分,怎么也是自己吃了亏,但看在对方客气回敬一声“李指导”的份上,就不计较。


李指导原先做过李师傅,在采青场上洒过几年汗水,随着以刚猛著称的霸图麒麟队拿过采青大赛的冠军。当年在场上身着黑色绸褂腾挪跳跃的青年人,如今西装革履端坐,媒体人派头已见端倪,眼角眉梢染上些许岁月,被黄少天细细打量下来收进眼底。


这样的出路也是有的。零散念头如火星般迸溅,让镜头前的两个人来不及抓住便本能地避开。


摄像师潘林摇着机器看过去,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话筒传递过程。


递出话筒的李艺博,从一年前的生涩拘谨,到如今的潇洒放松,已然衬上新身份。


接过话筒的黄少天,印象里还是个朝镜头扮鬼脸的不羁少年,如今却也能抬起那张俊朗阳光的面孔,熟练又热络地接起腔来。


“观众朋友大家好!刚才你们看到的是由我演示的麒麟舞片段——请注意,不是舞麒麟,因为我没有打功夫啦。麒麟舞包括两个部分:‘头套’和‘尾套’。大家一定想知道具体的意思对不对?别急啊,让我们从‘头套’说起,指的就是麒麟醒来以后做的一系列动作。麒麟是灵兽啊大家懂的,它平时都隐居在仙山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要出门了,我猜是想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没错啦,头套的第一步因此被叫做‘出山出洞’。”黄少天说得投入,恨不得全身每一个关节都使上气力,说到激动时,甚至情不自禁比了拇指,“大家知道什么是灵兽的自我修养吗?摄影大哥你猜?李指导不许作弊!啊,你摇头的意思是不知道吗?真的不知道?好吧那我只好自己揭晓答案啦——就是‘整洁’!我让它抬起前爪碰碰脑袋,告诉大家它在洗脸,梳洗打扮过才能漂漂亮亮出洞。打点好了一切,到了洞口,它突然又发现,‘哇,外面的世界好像有点复杂。’灵兽为什么叫灵兽,因为它做事情讲策略嘛。你们刚才看到啦,麒麟前爪往后缩,脑袋贴地来回蹭,这是在耳听八方。没发现异常,它才觉得可以跑出去玩。不过这也是废话啦我们当然不能让它发现什么奇怪的动静,不然后面剧情怎么展开呢。”


“小黄师傅麒麟舞得好,我们眼见为实,这嘴上功夫的厉害,今天也有耳皆闻了。刚才重温了一遍麒麟舞的‘头套’表演。下面是不是简单介绍一下‘尾套’?”李艺博终于逮住一个断句的空隙,硬生生挤进话来,把所有力气使在“简单”二字上,字正腔圆浑厚有力,脸上笑得多热情,肚子里的怨气就有多重:“小子你哪句不是废话,平时录节目分分钟收工,今天算是栽在你手上了。”


如果人心能被读懂,像连环画那样在脑袋旁边画上框再往里头填好字,这场面就太有趣。


李艺博这厢苦苦忍耐,潘林那处暗自庆幸:“自己背足了带子来采这场真是英明神武,可惨了家里的编导弟兄,这期节目是要剪到地老天荒的节奏。”


“哦哦,那接下来我们就谈谈‘尾套’,”黄少天似是毫无察觉,顺理成章热情不减地往下聊,“麒麟瞧这世界怎么都是新鲜,所以它就开心啊,怎么办呢实在是太开心了,只能满地打滚。大家注意到没有,这滚也不是随便打的啊,要打到它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触地才算规矩。我常常会想这麒麟滚来滚去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呢,后来觉得它说不定是感受到了回窝一样的放松吧。”


“小黄师傅是想说,吾心安处即心乡。”李艺博已经可以不落痕迹地找准时机抛出一两个厉害的句子,干一行能不能爱一行另说,但要想站稳身子总还是得摸出点门道。


“我只是觉得脚踏实地,接地气,才是真正的安心。”黄少天并不接招,只是用很认真的口气说出了很认真的话。他眼里亮着烛火似的光,被风一吹,倏忽暗了,再看,却又明闪闪。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啊,这小伙子。潘林跟省里的民俗线算有年头,见过太多的人,却也常在这样的瞬间认为自己见的或许还不够多。


“滚来滚去,行话叫‘游花园’。说是在花园里,有千种花百样果子,都鲜亮好看,麒麟看迷了眼,但它不知怎么就发现远处树上有东西发光。肯定是特别的光吧,李指导你说对不对?麒麟可是灵兽啊,它什么没见过,能让它立刻就放弃满园子景色、一蹦一跳朝着去的,我都想象不出该是多稀罕的东西。”


“所以刚才打完滚之后,你的步伐明显变化了,就是在表现这种心情的变化。”李艺博此刻尚未察觉,自己的态度已经有了微妙的转变。他情不自禁地参与进对话里,无形中引导起对面的话唠青年说得更深。


“哈哈哈哈,对啊。游花园之前的步子都叫‘小花’,单脚为主,这时候麒麟是很谨慎的,再以后,就变成‘大花’了,双脚要同时用上,跳的幅度大了很多,顿时就更威风了有没有?”




李艺博意识到自己正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认真点头的时候,脸一热,陷入无可名状的尴尬。他不安地调整了一下坐姿,继而并不太有信心地祈盼着身后的潘林没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的的确确是失态了,节目录到现在,已经拍到了足够的素材,再继续都是无谓的消耗,无论对场地、人工,或是无法明码标价的时间。


接受得过且过的地方台风格并融入其中,抛弃霸图的宁满不缺作风,都不需要太久。李艺博向来觉得自己足够老练,并且,拥有同等的冷漠,对混沌未明的未来,及无需再提的过往。


——而原来只是不再提起,却一直不曾忘记。


被叫做小韩的队长在割面寒风里吼出来的“霸图必胜”。


总抢自己盒饭里肉的兄弟被逼着回家继承生意,絮絮叨叨说还是不甘心啊,出门前留下的那个比哭更难看的笑。


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前十分钟脚踝撞上竹梯尖锐的凸起,被同伴掐住伤口举上肩头竟然没觉得疼,稍后大家在奖杯上看到血迹找了一圈才看到他的裤脚已经渗出血来。原来血也可以不是红色,黏在绸裤上渗出发亮的黑。




天上一弹指,世间好几年。麒麟打了个滚的当口,李艺博就毫无预兆地在此时此刻被黄少天眼里灼灼的烈焰点着,为那卷着时间扑来的热气包裹,融掉他用了无数不眠的夜,以并不值得提起的委屈和说不出口的骄傲筑起的壳——竟然是蜡做的,滴下来,烫得心头一痛。原来已经是会痛的年纪。


所谓专业素养,可以表现在确确实实走了神以后,能迅速调整,重归当时当地,返来此情此景。


黄少天仍然在声情并茂:“走近了,麒麟看到的是一段绿色的枝条,上面沾着露水,被光照到的时候特别亮。麒麟知道这就是‘青’了,是它命中注定有缘的东西。”


“小黄师傅说的‘青’,我们在舞麒麟舞龙舞狮的表演里都能看到,通常是一段树枝,代表吉祥如意的好彩头。而这些表演里的重头戏,无一例外都是‘采青’。”


“没错,在‘采青’之前是‘寻青’,也就是麒麟在花园里四处奔跑,最终找到了闪光的那棵树。发现目标之后,它凌空跃起咬住树枝,任务完成游戏通关到此为止。师父说过的,找来找去,‘青’就是每个人心里最渴望的。”


“哦?小黄师傅说的是魏师傅?观众朋友们可能不太熟悉,他是我省恢复麒麟采青大赛后第一批著名选手中风格鲜明的一位。他呢,特别……特别善于发现和攻击对手的弱点。不过以我和魏师傅的接触,万万想不到他会说出这么含蓄的话来啊,呵呵。不知道魏师傅最渴望的是什么?”李艺博脑海里闪过那个胡子拉碴踩着凉拖蹲在路边抽烟的家伙来,平时聒噪得不行,说走也走得彻底。这些年来,竟然变成故人。


“……我师父当时说,是红包。”


旁观者未必清,但总比当事人视角全面。潘林看到这会儿,也明白两个人聊到兴头上收不住了,心里感慨着,黄少天刚才这是在迟疑?多难得的画面啊,但八成会被剪掉,太遗憾了。


“哈哈哈,魏师傅好幽默哦。”李艺博今天头一遭真正地笑出来。


“虽然师父没改过口,但我明白不是那样。我就是明白师父最渴望的是让队伍一直传下去,让他自己编排的麒麟阵法在场上赢遍对手,让我们抬得起头大声说自己是蓝雨的人。想发财做什么都可以,师父拉起队伍的时候,没钱又缺人,但他扛住了,所以今天,明天,以后,我们也会扛下去。”


李艺博突然就失去了力气。


黄少天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职业,怎样坚守,缘何努力,该怎么引导他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再配上几个文绉绉的句子以升华节目主题。这些事前认真筹划的步骤,已经毫无意义。


黄少天眼里依然闪烁着别样的光芒,照进李艺博心里,同时穿过摄像机的液晶显示屏与潘林对视。原来真的有与众不同的亮,能透过周遭景物投射到想去的地方。电视台这对已经磨合出默契的搭档,似乎同时懂了人间总实实在在有着些什么能让灵兽也感到稀罕。




“李指导,这期节目什么时候播出?我要录档啊!”对方却似浑然不觉气氛异样,一如既往。


李艺博与潘林视线相投,彼此无奈一笑。


永远出乎意料的黄少天。潘林下一次这样的感慨,来自这期节目竟然大受台里领导赞赏,得评价曰“鲜活抓人”,甚至被安排提前播出。




长途汽车候车厅里悬挂着的19寸小彩电因为遥控器坏了只好停在地方台,正播着介绍传统习俗的纪录片,哪有人看。


打牌的,睡觉的,还有不少人挤进小超市围着店主的电脑屏幕看起穿越电视剧。女主角被车撞了以后穿越回服饰和建筑之间相差几百年的某朝,正笑容灿烂地女扮男装混在舞龙的队伍里。店主家孩子捧着杯子去接热水,仰头看了眼小彩电,觉得和适才电脑上的画面有些相似。


去饮水机要绕过几排候车座椅,两三个年长者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不仔细还注意不到,其中夹着个青年人,头发微蓬睡眼惺忪。既然没人会看那无聊的电视,他大约只是望着前方发呆。孩童留意到这人膝上摆着个细细长长的黑绒布袋,像是裹着柱状物,留神去瞧就能辨出上面绣着堪称繁复的图案。


似乎和自家店头供着的长角神仙兽一个模样。想到这里,圆滚滚的手便伸出去要摸那袋子,却扑了空。一双细长骨感的手半路伸出,捏住袋子往后一抽,随即响起懒散的声音:“乖啊,这个不好玩的。”


抬头望去,那方才还写满倦意的双眸中,刹那间射出异样的神采来。


孩童一时呆住,穿越剧演到紧张处恰好是沉默,打牌的人正因算分苦苦思考,电视机突然遭遇信号故障,整个大厅被短暂的静默吞噬了几秒再吐出来,人们为方才那诡异的安宁哄笑起来。一切如常,电视信号恢复,黄少天的声音有些失真:“找来找去,想要的是每个人心里最渴望的。”


比如,茫茫人海里,某个眼中闪着一样光芒的同类。



评论(21)
热度(158)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