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如春草-下

 汪汪汪!

恰如春草,茂盛蓬勃着的情~

无以言表,爱。

avita:

依然是献给STHELSE。

请不要嫌弃我,以及请假装没有看到,但是要get我的爱(就是这么龟毛机车的我),有很努力。

就,它一开始真的只是个读后感,不知为何被时间发酵成这副模样。

又耻又白烂,并且拉登了,慎入。

===========

恰如春草-下



叶修整个人压上去,手扶上青年的腰侧。唇瓣紧贴,一阵碾压厮磨,满口满鼻都是那人清冽的气息。

“唔……老叶你这烟味也太……太重了……你……”被压在身下的人不安分地扭动着要推开他。

“小黄师傅补偿也太敷衍了吧?”他挑了挑眉,前面那番努力让面前的人嘴唇嫣红,润泽湿漉像是鲜嫩的红果,耐不住地想咬上去,肆意蹂躏,真要能拆吃入肚才算完满。

身下的人猛地闭上眼,深呼吸,睁眼,干干脆脆伸出一只手勾着他脖子把他拉向自己,嘴唇牙齿统统招呼上去。

他自然知道青年这不服输一点就着的性子。

他好整以暇承受着黄少天毫无章法的一顿啃舐舔咬,被他争强好胜的样子激得心头火苗四起,把人压在桌子上就地正法的心都有。

可惜黄少天平素是个坦坦荡荡肆意妄为的性子,唯有做爱之前一定规规矩矩,关灯上床,一步错不得。待到了床第之间却又很放得开并且乐于满足叶修的钻研精神。叶修对此也便没有怨言,甘心配合他小小执拗,何况此后日子还长,对治他这点怪癖还是很有信心。

 

黄少天的吻向来没有温柔可言,落在唇上便是牙齿舌尖并用,和他的人一样热烈,稍不留神就被啄出细微的伤痕,清甜的滋味混上一丝淡薄的血腥弥漫在口腔里,叶修强作的那点镇定早被冲至九霄云外,一双手按捺不住灵巧地探进他宽松的衣摆。

叶修有一双极好看的手,纤薄的手背,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却不粗大,微微用力的时候白皙的手背上撑起青色的经脉,打从第一眼看到就再也忘不了。

这双手探进他衣底,从腰侧开始抚上脊背再到胸前,指尖的细微凉意和掌心的干燥温暖在他身上肆意种下一点又一点的火光……

热,好热,像是旧时夏日的曲江上:一江水、一只筏、一面鼓、两个人、满目艳阳。

爱意缘何而起难以说清,而信任是从初见那日叶修微倾过身子伸出手来时就开始累积,顾忌无处可存,毫不犹豫地握住那只温热干燥的手掌跃上竹筏。

所以才愿意把自己原原本本交出去。

 

“叶修,叶修……”贴得太近,湿热的气息打在脸上,声音却像是自远方而来,带着千里迢迢的含糊和夹杂情欲的不耐。

“嗯?”

“去……去床上。”

正中下怀,干脆利落地把人横抱起来往卧室带。

“哈哈哈哈老叶你也不怕闪了老腰你悠着点啊我可不想去医院解释为什么要虐待老年人!”怀里人有着奇怪的笑点。

“呵呵,待会看谁是老年人。”

一下子就安分了。还有奇怪的羞耻点。

 

……

 

高潮过后两个人喘息着并肩躺在床上,空气里满是情欲弥散的味道。

叶修喘着粗气想,要命,要和这个人贴近简直是一种本能,像是磁极相吸。牵住手拥着抱着,还是不够。就是要狠狠地占有,心底里有野兽叫嚣躁动,非得一寸一寸嵌进对方身体才能安抚。明明是不同极的电荷,各有自己的轨道,可是撞上了就得消融在一起,天雷地火肆虐狠戾之外才能呈现一副平和姿态。

他还有点力气,不安分去拉黄少天的手,寻着了再一根一根手指分开,握成个十指交缠的模样。

嗨,怎么就越发俗气暧昧起来!

黄少天手心还留着之前的热,一点潮湿的热气透过紧贴的手掌传过来,沿掌中纹路一点点渗进血液,顺着呼吸的那点脉动传至胸膛,带进心脏,再到躯干四肢大脑,又勾出下腹一点似有似无的火。

他勾脚踢了踢身侧的人,二分撒娇八分耍赖:“小黄师傅再来一次呗!”

谁想得到麒麟场上英明神武大开大合势如千钧的叶师傅还有这样姿态,情人私语床第乐趣,尽是无师自通。

被踢的人还没缓过神,连呼吸都没顺畅,说不出话,拿白眼翻他,也就剩这点力气,手还任由他紧紧攥着。

 

窗外雨势渐紧,打在玻璃上噼里啪啦。黑漆漆的夜空里唰地闪过一道白光,正照见满室旖旎春光。

“英雄,敢不敢再来?”有人贼心不死。

“哼,叶师傅您还真是宝刀不老老当益壮尚能再吃三碗大白米饭,”已经缓过神来的人还哑着嗓子,开口就是一串:“来就来,我还怕你不……咳咳……”这才觉得嗓子干得要冒火。

身畔的人松开紧扣着他的手,撑起身子一只手越过他去开床头的灯,另一只手的手指抵上他微干的唇瓣,“我给你倒杯水去,年轻人还是不行啊,我劝你说少点,世间真谛莫过少说多干……”

兜头一个暴栗。

“干你妹唷!还要不要脸?”难得的言简意赅。

“嘿嘿,只干你!”再倾身顺势吻上去。

“喂喂,倒水去啦!”

……

 

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只有床头的日历本上朱笔勾画的圈在暖黄的台灯光下显出别样的鲜妍浓烈:“宜纳采、嫁娶、安床”。

屋外轰一声炸开第一声春雷。

夜色渐浓,春意且盛。

 

 

 

END

 

【大概是正常画风的番外】

 

……

 

“黄师傅还敢不敢来了?”

“来啊,怎么不来,不来的是小狗。”

 

“嗯……”

“唔……”

“啊……”

“…唔…”

“啊……不要……”

“……不要……唔……”

 

“我说少天,现在再‘汪’会不会迟了点?”

 

【没有啦】


评论
热度(82)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