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of The World

2017年10月18日登录之后收到了屏蔽提示……激情修改关键词发送一下。

没头也不会有尾了。

---------------------

2013.12

 

第一札 玫瑰宫

 

少天:

 

斋月已在我抵达德黑兰的第二日降临这片土地。

 

离开伊斯坦布尔之前,我找到整个城市最熟悉伊朗的人。直到前年春天,他还与家人在德黑兰北部雪山上挣扎生存。我抄下他的所有建议和警告,夹在一本当地旅馆派发的便携开本古兰经里,时时翻看。

中文是天生的密码,在XXX的土地上暂且安全。正如我一直将那本笔记称为荣耀先生手稿,只为免除罗马字母可能暴露出蛛丝马迹的风险。这样直白粗鄙的译法任谁看见,即使是你那洒脱的恩师,也将嘲讽上月余光景罢。那也无妨,眼下中文对我的意义,只有荣耀先生笔记与你。

 

第一眼的德黑兰是清晨四点晨曦中朦胧剪影。

在出租车上,灰蒙蒙的街道与并不便捷的高架往后退去,而我到达目的地。荣耀先生提到的第一处地名,格列斯坦宫。

在笔记里他写宫殿四周有巨型广场,栽种四时花卉,是波斯园林的完美范例。如今此地却紧邻一座监狱。路过门口站岗的侍卫时,我笑着与他打了招呼。他回以微笑,波斯人面孔比例极好,颇有几分动人。只是这样好看的年轻人,手中子弹曾破膛而出,染上他人鲜血。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里面没有我的。

 

上次流血还是在你身边。如果你还记得,想必我是以虚伪口气写下“如果”二字,因为你必须记得。那并不是一件适合或值得回忆的事,即使流血的人只有我,但想必你有同感。主动是一桩辛苦差事,未必人人适合。毕竟当初的你毫发无损,你我之间,技术高下一目了然。

你读到这里脸红了吗。我很想看到那样的场景,请满足我,就这样隔着万水千山。

 

荣耀先生同样未在此地失去他的血液,我们当初的猜测是错的。笔记里那一句“没有端倪的红色,我留下,在这万顷玫瑰宫中”,其实是他巨大的成功,是珍宝陈列室里那一只广口钧窑紫斑盘。盘内窑变的紫红色斑块,与浑厚的天蓝色釉交织相映,确实不见端倪,浑然天成的突兀,无与伦比的瑰丽。

可悲的是这只盘子竟被鉴定为工艺粗糙的中国舶来物塞进展柜角落,荣耀先生煞费苦心的遮掩换来明珠蒙尘,不知他会欣慰,还是哀叹。

 

自翻译手稿以来,我已经愈发了解这样无谓的感慨只会浪费时间,但始终忍不住,与其说无法控制情绪,不如说并不想刻意调整。你说的对,我看上去铜墙铁壁,其实也有裂缝。

 

好在意外只有一桩,其他都如预期。按照手稿,我在那堵墙上顺利找出禽鸟花纹砖石,决定了下一站的去向。

 

一切暂且顺利,我才写下如此数量的废话。

不知不觉竟被你影响。

 

那便再多说两句。

在离开格列斯坦宫时看见一只黑猫在花丛下,它回头与我对视片刻,毫无惊慌。

出了大门,门前喷水池上空刚刚挂上一穹彩虹。

这样的风景,献给你。

 

叶修 x年x月x日

 

 

第二札 XXX门


少天:

事情恐怕比预想中更为复杂。

我已来到设拉子。

依照手稿所示,“月亮的一半追上另一半,夜莺唤醒沉睡的玫瑰,通向麦加之门在此开启”,满月之日古兰经石门上禽鸟纹路砖块投下阴影所在,应为荣耀先生藏下“荣耀”之地。

太阳落山之前,ZHAI日将街道清理得寂静宽敞。人或者在XX寺里,或者在去的路上。

昨夜在哈菲兹墓前领了斋饭,粗粮熬成一碗面糊。

施斋人认定虔诚能跨越肤色获ZHEN主青眼。他赞美我的寡言,说那皆因自省,将半罐白糖作为激励撒进我碗里。若你在此,却要因为不够自省错过这份甘甜。盛情尚未表尽——离开前我得到在设拉子的唯一收获—这句实属提笔时方有的后来者姿态感悟——一只滚圆西瓜。

你说过,只凭日啖李广杏三百颗,便不辞长居瓜州守着东千佛洞度过余生。余生那么长,当时我无法附和。现在想想,或许并不是糟糕的主意,前提是你不曾吃过骄阳与寒夜轮番孕育土壤上所生出的波斯瓜果。


离开墓园时我被一只小鸟啄住手背,毛色艳丽的家养鹦鹉。说来奇怪,这座城被称为玫瑰与夜莺之都,但直至离开都没遇上哪怕一片属于那灵鸟的羽毛。

小鸟衔牌占卜,多么古老的把戏。那年在泉州麒麟寺与关帝庙之间深巷中,我们也曾遇过。只是那时被选中的是你,而你,拒绝了命运被预先揭示的可能。

在分别以来的一千三百五十七日里,我常常想起那张没被打开的卦纸。上面是否提及别离,又可曾注明再会之期?
这样的假设毫无意义,既然命运在我面前重新开了这扇窗,就让我向所谓的无限未知世界迈近一步罢。

毕竟,付出几枚钱币,得到一纸预言,何其公平。

 

纸上以波斯语引用一段哈菲兹诗作,大意如此:

由于对你渴望不已,
我奔向草原、山脊。
无动于衷的还是你,
我的锁链你不肯放弃。
所罗门的指环被偷去,
魔鬼又把它扔进了海里。
蚂蚁曾向大臣提过建议,
大臣对此却不大在意。
哈菲兹啊,不要悲泣,
不要指望能保护情侣。
花园自身罪过在哪里,
假如植物自己不鼓动生机?

我问鹦鹉的主人诗句中有何玄机,他竟耸肩说道,待你饱饮醇酒方能体会。

原来波斯李白不负其名。


 

闲话扯得太多,其实只有一句要说。

满月之日XXX石门上禽鸟纹路砖块投下阴影所在,是路旁一座雕塑,风中的孤伶玫瑰。

仅此而已。

 

我以为此处将是终点,能就此踏上归途。

原来只是开始。

隔着XXX门望向那漫漫尘世,路在其下,却不知何方。

 

x年x月x日 叶修

 

170 7 /  
评论(7)
热度(170)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