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如春草-1

 !!!!!!

avita:

本来应该是读后感,但为什么变成现在的模样我也在努力get。

献给STHELSE,水平有限,感觉糟蹋了那么美的设定,猛虎落地式求谅解_(:з」∠)_

===========

恰如春草-1

 

立春过了没几日,天色将晚未晚,第一场春雨如期而至。

细密的雨声打在屋檐窗棂,淅淅沥沥,像纷飞的柳絮飘在心尖,扰得人心思不宁,黄少天抬眼望窗外,漫天的雨丝罩着暮色,却似是能望见远处隐有青翠葱绿,那小小灵兽在心头踩着谨慎灵巧的步伐,几分期盼,几分热切,“踢踢踏踏”。

简直做不了事情,他懊恼地扯本书躺床上没片刻就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坐到桌前又觉得椅背椅垫全叫人不自在,屋内转了一圈,最后寻了个角落,双腿分开,凝神半蹲,膝盖外撑,极自然站成一个马步。心内骚动霎时平息,只听得耳畔雨势渐大,“滴滴答答”。

 

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的时候黄少天猛地睁开眼,原来早已暮色四沉,屋内尚未点灯,刚从黑暗里醒转来的眼睛就着暮色和一点红光望见来人的身影闪进屋内,合上门页又顺势把伞倚住门框,影影绰绰中平白多了几分素来难得显露的温柔。

“少天!少天?”那人叫着他的名字,嘴边叼着的红点一闪一灭。

“哎哎哎,老叶,在这里。”他忙收了步伐起身往门口迎,仿佛已经触到那人身上裹挟着的湿润水汽和经久萦绕的烟草味道。

“怎么不开灯?这么安静差点以为进错门。”那人摸索着开关。

“滚滚滚,我这是在练功练功好吗!这种天气除了我还有谁会给你留门?还是其实老叶你早有异心大晚上心怀不轨想进别人家的门那就好走不送被人抓了我可是不会去救你的!”

“怎么会!天黑自然要回家。”回得泰然自若。

“啪”地一声,来人的手指按上白色按钮,灯光大亮,正好照见黄少天瞬间发烫的脸颊——是家呀。

“咳咳,那个,你们队上开始休息了?……我看今年小乔他……他们套路舞得不错,我在电视上瞧见了。”向来伶牙俐齿的黄师傅也有磕巴的时候。

“咦,小黄师傅只要和我说这个?”来人微微勾起唇角,吸了口气,修长白皙的指头夹住所剩不多的烟卷,悠哉哉往红了脸的青年面上吐一个烟圈,调笑的意味混在袅袅的轻烟里直往胸腔里钻,搅得心尖忍不住细微地颤。

“靠靠靠,给我把香烟先灭了不要残害大好青年啊我还有大好年华不想年纪轻轻就受二手烟残害啊知不知道!”说着就扑上去抢那截明明灭灭的火头。稳住心神不能输了阵仗啊黄少天!

叶修不动,任他张牙舞爪抢去烟头,恨恨地掐灭在桌上那个形状古怪的烟灰缸里。待他转过身才往前抢了一步,逼得人往后退,身子抵住桌面。

蓦然放大的一张脸,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青黑眼圈衬着一对懒散眼神,从开年到现在叶修没有太多亲自上场,但拉扯出来的麒麟队却是哪儿都少不了他,倒是比从前更累。

“我说叶……”。

拿前面夹着烟头的手指轻压在他唇上,先堵住青年就要出口的话

“小黄师傅抢了我的烟,不给点补偿吗?”刻意压低了嗓音。

“补偿补偿你妹啊!”黄少天忍不住翻了翻眼睛,双手不自觉撑住桌面,一张脸更是红得滴血,胜过年前刚开光的麒麟头套上火红的牡丹花。可那双好看的手就在眼前,不做点什么实在对不起美色当前。

黄少天干脆闭了眼,下了决心不去管什么面皮,想怎样就要怎样,反正是他的屋子,他的家,站在他家里的他的叶修。

 

低头张口把两根手指轻轻咬住,白皙的手指间还混杂着清新微凉的春雨和叶修惯抽的烟草味,灵巧的舌头扫过指尖,一时起了坏心思想要咬上去,牙齿圈着指尖逡巡了几次终是下不了狠口,轻咬了两下又拿舌尖缠上去,一番舔舐,犹觉不够,最后再狠狠舔了几下,似要把那点烟草的味道全然抹掉都打上自己的烙印才算完。

要挑衅,耍流氓嘛,谁怕谁!他抬起头也不顾烧得厉害的脸颊,眼里闪着亮光得意洋洋地问:“这样补偿够不够够不够啊老叶师傅。”重音狠狠咬在“老”字上头。

“不够”,他继续倾身,要把横亘在之间的那点空气全部抽空,脸贴上脸,唇触上唇,胸膛碰上胸腔,“还不够啊”,从少年时期就被烟草熏染荼毒造就的低沉嗓音这会儿早添上情欲,近乎呢喃,最后那个“啊”字几不可闻,只被对面贴近的人感受到闷在胸腔里的起伏,也引得他胸内不自觉地共鸣,“咚咚…咚咚…”,是谁把鼓点敲得又重又急?


tbc

评论(2)
热度(55)
  1. 明月夜STHEL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如雷霆
    哇咧,豪华版repo是同人的同人吗~~XD

© STHELSE | Powered by LOFTER